熊宁:人间的天使,把爱和生命留在雪域

发布时间:2017-04-14 09:19:00 来源:四川省众扶慈善基金会 人气:

熊宁:人间的天使,把爱和生命留在雪域

 

     “有一位姑娘/走过了雪域/轻轻的脚步/留下许多爱的怀念/有一位姑娘/美丽了雪山/灿烂的微笑/藏在炊烟升起的帐篷……”一首《爱的怀念》,回荡在辽阔的雪域高原,引来欷歔无数,泪水无数。歌中吟诵的姑娘,集世上至为珍贵的大美和大善于一身,胸怀博爱与激情,处处扶贫济困。在得知今春青海遭受罕见雪灾之后,她四处募捐,不避严寒与路途艰险,送去救命物资,却在途中不幸遇难,香消玉殒,年仅29岁……她就是被人们称为“公益天使”的熊宁。

       冰心玉骨天分付

       西安,文成公主的故乡。出生在这里的熊宁,天赋美貌,气质脱俗。因为学的是服装设计,她对审美有着独到的眼光。一米七三的秀拔身材,装扮大方得体,走到哪里都光彩照人,那永远孩子一样天真灿烂的笑容,更令人们见之难忘。

       仿佛上帝的宠儿,大学刚毕业,熊宁就顺利成为广州一家公司的总经理助理。这份薪酬优渥、惹人艳羡的工作却没能留住她的心。“不是自己向往的人生”,她很快辞职,与丈夫黄晨回到西安创业。他们做过贸易、室内装饰,还开过服装店。波谲云诡的商海激荡中,她尽情展露着胆识与才华,收入渐丰。

      熊宁本可以生活得简单滋润,华服、美食、旅行、游泳都是她的心头好。但熊宁并不贪恋,而是拿出极大的精力与财富,投身于公益事业。

      过去,她常对朋友说的一句话是:“我要挣很多的钱,我要出国。”后来,那句话变成了:“我要挣很多的钱,我要帮助更多需要帮助的人。”

      自2007年初开始,熊宁的倩影频频出现在西安市儿童福利院,有时一周去两三次。宝宝班的孩子见到她都会扑过来,依偎在她身旁,有的抱腿,有的牵胳膊。她总是笑眯了眼,不顾孩子的鼻涕和嘴边的饭粒,抱抱这个亲亲那个,迫不及待地掏出袋子里的香肠和糖果,或者急急忙忙给拉屎的孩子擦屁股。

      熊宁关注最多的,是那些重残儿童。她总说,漂亮健康的孩子人人喜欢,而我要把更多的爱给这些残疾孩子。节假日,她会把一些孩子带回家,给他们洗澡,换上漂亮衣裳,紧紧牵着他们的手,去大雁塔、广场玩,或去诊所看病。

      熊宁非常喜欢的孤儿安佳被一对美国夫妇领养了,她时常翻出手机里存的小安佳的照片,一遍遍地看。安佳回访福利院时,熊宁抱着他亲个不停,还亲手为他戴了个小香包。

      朋友问熊宁:你那么喜爱孩子,为何不自己生一个呢?她的回答让朋友觉得不可思议:如果生了孩子,感情就聚焦于他,而不能把爱分给他人,“人生在世,要善待周围的人,不一定非要创造生命。”

       感君用心如日月

       关心、帮助他人,早已成为熊宁生命的习惯。好友感慨:“熊宁好得你都不敢相信她是真的。”一位好友孩子小,工作忙,有时照顾不上体弱多病的母亲,熊宁便常替她去探望,逢年过节捎一些适合老人口味的食物。冬天,老人房子没暖气,她又把电暖气送上门去。一次,那位好友顺口说喜欢雪青色,熊宁就亲手为她织了一条漂亮的雪青色围巾。熊宁出事后,遗物中还有一个专门买给好友的藏银项链坠子,因为她曾许诺过。

      在常去吃饭的餐厅,认识了服务员李丽,熊宁把她当做妹妹,总记挂于心。看见她脸上长了小痘痘,下次就捎来了治痘痘的药膏。有时晚上吃完饭,看她太辛苦,还会帮忙打扫餐厅,送她安全回到了宿舍才离开。

       上善若水,熊宁的力量像水一样,没有到不了的地方。无论是常去的小诊所,还是理发的发廊,买衣服的商店,因为她的热情善良,许多人都成了她的朋友。在她的爱心感召下,不少朋友也开始到福利院和敬老院做义工。

      总是对别人由衷地赞美欣赏,总是主动向别人表达热情友好,熊宁之于他人的点点滴滴,虽算不上轰轰烈烈,却分明若一股暖流。不辨远近亲疏,不分高低贵贱,她流到哪里,哪里就有温暖、友善,哪里就会迅速形成一个巨大的爱的旋涡,释放出更多的热量,让人们感到世界真的不冷漠。

      不辞镜里朱颜瘦

      熊宁热爱旅行,常四处行走。几年前那个长长的假期,她背起行囊,独自搭上去青海玉树的火车。正是这偶然的出行,让熊宁与那片神奇的土地结缘。那里纯净的蓝天白云、雪山草地,淳朴善良的藏族同胞,让她魂牵梦萦,一次次归来。

      2007年夏天,熊宁到青海贡奔香巴林民族技能孤儿学校调查学校的状况,捐赠了一批衣物和1万元现金。因为玉树的一些孩子提到“哆啦A梦”,却不知到底是什么样子,回西安后,熊宁拉着朋友跑了一下午市场,买回了印有哆啦A梦图案的润唇膏和擦脸油,给孩子们寄去。她又激动又伤心地约请朋友:“明年夏天,你放暑假了,咱们一起去支教吧。”

      11岁的昂文求达是玉树州红旗小学四年级的学生,一岁时失去了父亲。去年,他多了一个“阿妈”。熊宁阿妈一来,平日孤独的孩子一下子就高兴得蹦起来。熊宁带来的不仅有好吃的、好玩的,还有崭新的课本和衣服,她甚至提出要送昂文去西安读书,直到帮他找到工作。

      2006年诺贝尔和平奖获得者、被誉为“穷人的银行家”的孟加拉国经济学家穆罕默德·尤努斯通过创办格莱珉银行,专门向穷人提供小额贷款,帮助千百万人摆脱贫困的经历,让熊宁激动不已,她多么希望也能用这种方式帮助更多的人。为此,她专程前往北京,请教有关专家。

      零落唯有香如故

      今年春节期间,熊宁给青海的朋友巴桑打电话问候。巴桑告诉她:“都挺好,只是这里下雪很大。”千里之外那个清脆的声音顿时急切起来:“人怎么样?牛死了没有?我去那里看一看吧。”

      要走完西宁至玉树藏族自治州的八百多公里路,需翻越二十多座大山,至少要花18个小时。大雪封山,危险很大。巴桑极力劝阻熊宁“千万别来”,对方应着:“好好,放心”,便挂了电话。

      青海灾情在熊宁心头盘桓,令她寝食难安。没过大年初六,她就开始挨个给朋友发短信,问有没有可以捐赠的厚衣服、药品之类。为了募捐到更多物资,熊宁不知跑了多少家企业,动员了多少朋友,一天到晚奔波,常常累得连饭都吃不下。她不断讲述着灾区牧民的困境,说到动情处,潸然泪下,许多人都被打动了。

      3月2日,熊宁和丈夫等一行4人,乘坐一辆越野车,满载募集而来的救灾物资,星夜赶往玉树。3月4日,车子跳跃着、摇晃着朝高山上的灾民家驶去。他们挨家挨户分发救灾物资,每到一家,熊宁都要摸摸小孩的头,半跪着给他们擦脸或喂糖,扯着藏族阿妈的衣襟,语调轻柔地打听情况。她眼眸闪亮,真诚而热烈,同行的人都为她那由内而外洋溢的美的光辉所折服。

      那里的海拔平均在4000米以上,当时的气温是零下16摄氏度,到处都能看见冻死的牲畜。雪很厚,路难走。这一整天,他们除了早上吃了方便面,入腹的只有矿泉水,瘦弱且患有颈椎病的熊宁,却显得越来越精神抖擞。看到灾民们领到衣服、冻疮膏等物品,小心翼翼地搂在怀里,慢慢绽放笑颜,熊宁开心极了。她深悔这次带的东西太少,催促丈夫赶紧回西安,再多运些物资过来。

      第二天,丈夫返回西安。熊宁留下来,她想再去一趟隆宝镇拉布乡第二寄宿小学,看看那里的情况。然后,她还想去看看贡奔香巴林民族技能孤儿学校的孩子们。

      熊宁搭乘的一辆小型汽车从一段缓坡冲下来后,颠过几处起伏的山路,突然失控翻车。熊宁被重重地甩出车厢—她再也回不去了。

      就在出事前,熊宁还发短信给同学:“谢谢你们捐衣服给灾民……我也为有你们这样的朋友而自豪。”

      熊宁遇难后,福利院的孩子们为她制作了卡片,上面贴着“爱心”和“小花”。他们知道熊宁喜欢花,真心爱他们。卡片内页上,有孩子们重重按下的彩色小手印。“熊宁以前最爱牵孩子们的小手,现在,宝宝们的小手就和熊宁温暖的大手永远连在一起了。”朋友们流着泪说。

      熊宁的事迹,因为她的离世才渐为人知。她所做的一切,真诚纯粹,只是源于心中那份大爱与悲悯:“财富只是粪土,真正的幸福和自由是能给更多人带来爱与温暖。”

      正如《爱的怀念》中唱的那样:“轻轻的白云化成哈达,为你铺成一条天路……”天使熊宁,天堂方向,一路走好。


上一篇:没钱,照样做公益

下一篇:最后一页